新聞資訊

應用范例

聯系我們

聯系方式


貴州鋼繩(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電話:0851-28419444  

地址:貴州省遵義市紅花崗區桃溪路47號

網址:www.642943.live




鋼鐵突圍之路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鋼鐵突圍之路

發布日期:2013-03-11 作者: 點擊:

據證券時報報道,對于中國鋼鐵行業來說,2012年是新世紀以來最困難的一年。鋼價大幅下跌,一夜回到“解放前”;需求低迷不堪,消費增量十年最??;產能過剩愈演愈烈,粗鋼日均產量創歷史新高;鋼貿商信貸危機大爆發,鋼企虧損席卷全行業。4萬億盛宴,鋼鐵行業至今仍在消化過剩的產能和庫存帶來的苦果。加之2012年不盡如人意的宏觀經濟以及毫不放松的房地產調控,鋼鐵行業深陷泥淖,在艱難中求生。隨著城鎮化大幕的拉開,機構唱多行業扭虧有望,2013年中國鋼鐵行業能否否極泰來?昨天播出的甘肅衛視《新財富夜談》節目中,財經評論員葉檀、“我的鋼鐵”網副總經理兼首席分析師賈良群、南華期貨研究所金屬部總監曹揚慧、長江證券研究員劉元瑞,一同追問。

鋼鐵產能過剩有多嚴重?

賈良群:從現在鋼鐵市場運行來看,鋼鐵產能過剩的問題一點沒有緩解,并且還在發酵。去年鋼鐵產量是71600多萬噸,加上今年正在形成的,估計到2013年年底,10億噸的生產能力將完全形成。在這種情況下,我國13億人每人可能要分到700公斤左右的鋼。

葉檀:未來在中國城鎮化的過程當中,有多少鋼鐵產能會多出來?

劉元瑞:目前美國人均鋼產量為600公斤左右,日本大約在1000公斤,我們分析中國人的投資可能比美國更沖動一些,因此中國的產量比美國高一點是可以理解的。日本是一個小國,經濟以出口為導向,而中國是一個大國,經濟更多以內需為主體,我們應該達不到日本的水平,所以我們傾向于判斷,中國的鋼產量即便不在這兩年見頂,也離頂峰不遠。

賈良群:從理性的角度去推理,在2016年左右,鋼的消費量要達到峰值,大概在7.8億噸左右。當然我們還是鋼的凈出口國,凈出口在4000萬噸到5000萬噸,也就是到2016年,鋼產量如果說達到8.3億噸左右的話,這個峰值就到了。但是我國的城市化和工業化是梯度的,東部先行,中部再接續,最后到西部,所以到了這個峰值之后,會在峰值區持續一段時間,然后再下來,這就是隨著整個國家的經濟結構的調整開始下來。

城鎮化能否助鋼鐵業度過“寒冬”

伴隨著城鎮化的啟動,鋼鐵有望重新迎來一輪新的需求刺激。新型城鎮化能否激發鋼鐵“第二春”?

中信證券認為,新型城鎮化等機械需求有望拉動2013年鋼材表觀消費達到2010年來的高點,預計同比增長約4%,達到6.9億噸。

然而,瑞銀證券并不看好城鎮化可能給鋼鐵行業需求帶來的巨大變化。目前東部沿海人均鋼材消費量700~800公斤,增長潛力已經不大。鋼鐵需求將來大部分靠中西部提高基礎設施以及改善居住和生活條件,這一部分所帶來的鋼鐵需求是中長期的過程,不是今年或者一兩年之內的需求。

曹揚慧:我覺得未來繼續這么發展,如果一直靠基建或者房地產投資,固定資產投資這樣去拉動經濟增長,鋼鐵產能可能會被消化掉一部分,但從目前情況來看,產能每年還是在繼續增長,那么產能增長的速度能否跟需求增長的速度相匹配呢?目前這兩個速度還沒有達到一個匹配的狀態,所以最近幾年僅靠傳統投資模式消化鋼鐵產能是很困難的。

賈良群:在今后的20年甚至30年之內,城鎮化進程是持續的,但它并不代表在這過程中就能把鋼鐵產能迅速消化掉。原因很簡單,我國的城鎮化屬于一個中期階段,從2011年到2012年的短短一年時間內,城鎮化率提高了1.3到1.5個百分點,遠遠超出多數人預期,而按照“十二五”規劃,實際上城鎮化率每年只要0.8個點就夠了,所以在過去的一段時間內,我們的城鎮化率速度是很高的,如果再利用城鎮化這股風去消化鋼鐵產能,已經不現實,再從國家的財政各方面來講,恐怕也是不可持續的。

鋼企兼并重組為何踟躕不前

就在鋼鐵行業飽受產能過剩之苦時,今年1月22日,工信部、財政部、發改委等12家部委聯合發布《關于加快重點行業兼并重組的指導意見》,要求加快鋼鐵行業兼并重組,提高產業集中度。目標到2015年實現前10家鋼鐵企業集團產業集中度達到60%左右,形成3~5家具有核心競爭力和較強國際影響力的企業集團,6~7家具有較強區域市場競爭力的企業集團。

然而,這已經不是國家第一次醞釀推進鋼鐵行業兼并重組的相關政策。近年來,鋼鐵業并購步履維艱,產業集中度不升反降。為何我國鋼鐵行業兼并如此步履蹣跚,問題癥結究竟在哪里呢?

劉元瑞:明明一個虧損這么厲害的行業,為什么地方政府把它視為心頭肉呢?如果一個產業是以收入為目的,那么利潤一定是被擺在第二位的,為什么以收入為目的?因為中國最大稅種依然是流轉稅,是增值稅,這個稅種跟收入極大的掛鉤,決定了收入較大的行業一定會受到政府的扶持。雖然看上去它在虧損,但它的產業鏈很長,收入很大,給政府貢獻了很多稅收,又解決了就業。在這種情況下,你覺得政府如果強行去推行并購重組它能實行得下去嗎?它一定會受到地方政府嚴重的阻力。

曹揚慧:從行政層面兼并重組,其實是很難執行下去的,最終還是需要從市場層面去推動,比如鋼鐵企業到一定程度后實在生存不下去了,它自發會有兼并的需求,但當企業還有收益的時候,那么這個推行是非常難的。比如說地方政府跟中央之間的,一個央企要并購一個地方企業,那么最終稅收的問題歸誰?此外一個地方企業跟另一個地方企業并購,兩個地區之間也會有一個矛盾的。

賈良群:鋼鐵行業本身的兼并重組或者結構調整,是整個中國經濟結構調整的縮影,這個問題不是12個部委發個文就能解決的,需要的不是“頂層設計”,而是“頂頂層設計”,如果政府真要下決心治理,就在環保、節能減排、產品標準和社會責任上卡住,把這幾條線卡住之后,剩下的鋼鐵企業愛怎么玩就怎么玩,這才是政府能管得住的。

葉檀:三位做出的判斷是,2016年中國的鋼鐵行業就到達了高峰,此后會維持一個平臺整理或者是略有下降,也就是說作為一個周期性行業,它的好日子快要到頭了,以后有的企業會通過它的技術來獲取高利潤,但是大家一起發財的日子快要結束了。


本文網址:http://www.642943.live/news/1110.html

相關標簽:應用范例

南京麻将口诀 股票涨跌计算方法一览 15选5中四个球怎么算 2017开通融资融券条件 宁夏11选5预测 直播吧录像足球页面 推倒胡麻将技巧口诀 百家乐合作 新疆11选5前三走势图 98中文nba录像 2020年海南环岛赛